Ecmo.

水無月、蝉羽、梅雨。

【史雷米库】Tales of Orchestra

*现代乐团paro
*全员向(?),传说系列部分角色有露脸
*标题及部分设定来源于传说系列二十周年管弦音乐会(Tales of Orchestra Concert),“Orchestra”是管弦乐队的意思
*莱拉姐姐全程做媒



史雷总是想起他和米库利欧刚刚进入乐团的那段时光。
乐团的名字叫做传说乐团,是非常有名气的乐团,已经培养出了不少小型的乐队。而已经形成了乐队的成员,仍然在乐团中坚持着自己原来担任的乐器,不时出一部分资金来支持乐团。每当乐团有演出的时候,也都会回来帮忙。
因此,这个乐团无论是实力还是资金,都非常强大。能够考入这个乐团,毫无疑问是件非常值得令人骄傲的事情。
所以当那个漂亮的名为莱拉考核官姐姐录取他们的时候,史雷还以为是在做梦。他下意识看了看身边的青梅竹马,米库利欧脸上也一样是不敢相信的表情。
幸好那并不是梦境,第二天他们就顺理成章地踏入了乐团的大门。门刚刚一打开,左右两边的乐手们都上来欢迎两位新人。当时有个高兴地挥动起了鼓锤的红发乐手,名字是卢克,甚至装腔作势地把鼓锤直接敲在了史雷的脑袋上说,“不要以为进了乐团就可以携带了哦,接下来路还长着呢,你和本大爷还差着几光年呢!”最后卢克还是让名为缇雅的小提琴手拖走了。
令史雷一时间不能接受的是,这个乐团的指挥竟然是个矮小的男孩子。莱菲赛特虽然有着孩子的面孔,身材也很矮小,但意外地可以令整个乐团都顺从地听从他的命令——原因似乎不仅仅是这个指挥确实在音乐上有着极高的造诣,而且有可怕的大提琴首席支撑着他。那个大提琴手,贝尔贝特·库劳长得非常漂亮,却无处不体现出男子的刚气,让人难以接近。她左臂的袖子非常长,手上还带着黑色的紧手套,不知道是不是为了保养一直磨弦的左手而特意这样的。莱拉站在指挥的旁边,迎接史雷和米库利欧的时候笑得非常高兴,说了些欢迎的话,就去给两人置备房间了。
乐团有着宿舍和排练的场地,房间是两人之间的——因此史雷和米库利欧住在一间房里。据说这是以前尤利前辈和弗莲前辈的房间,因为他们和一些同是传说乐团里的朋友刚刚成立了乐队,也就搬了出去。第一天基本就是听莱拉讲乐团里的规矩,然后认识一下乐团里的成员。到了晚上的时候,打击乐的首席扎比达死活要拽史雷和米库利欧去泡温泉,说是离乐团很近的一家三温暖非常不错,理由竟然是“男人就要坦诚相见,以后就要一起努力了当然要熟悉熟悉”这种无厘头的话语。顺便也把艾赞和德泽尔也拉去了。结果就是体温一直偏低的米库利欧晕在了三温暖里,被史雷从三温暖背了一路一直到他们的房间,第二天差点就没能起来,从此被扎比达冠上了“米库少爷”的称号。
第二天在排练之前,史雷和米库利欧先被要求给大家展露一下实力,乐团的阶级制度非常严格,这样才知道应该把他们分到哪里去。史雷的中提琴和米库利欧的长笛都是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陪伴他们的乐器,技术都难以挑剔多少,虽然没法直接当上首席,各自却也都分到了不错的位置。
史雷在提琴部受到了小提琴手敏特的不少照顾,这个非常温柔的小提琴手能和任何人处好关系。而分到了长笛部的米库利欧也和那个精灵般的米拉处好了关系——大概是名字的第一个字相同的关系吧。
但是米库利欧却和黑管部的艾多娜扛上了。
艾多娜是黑管部的首席,这位大小姐的黑管是特质的,按键全部是铝合金制成的,不同于其他黑管深沉的颜色,她的黑管在排练厅里闪闪发亮。而她本人也像她的乐器一样锋芒毕露,尤为毒舌。她从打击乐次席的哥哥艾赞那里听到了“米库少爷”这个称号的来源,简化成了“米宝”不停地叫。米库利欧当然不允许她这样称呼自己,就回了一句,“你的毒舌还真是和你那支不锈钢的黑管很相配啊。”然后米库利欧就被被艾多娜用黑管狠狠戳了侧腰,晚上才发现腰上青了好大一片——也不知道艾多娜是怎么做到的。
之后的日子就是训练、提升技术、和大家打闹、吃大家轮流做的点心,每一天都非常充实。史雷不得不承认,自从进入了乐团之后,他的技术提高了很多,米库利欧也一样。
“史雷!你还在磨蹭什么?大家都在等你唉。”
从门口传来了青梅竹马的声音,史雷转过头露出了笑容,“啊抱歉,在想一些事情……”说着,他把一直端在肩头的中提琴放回了琴盒。
“看来你还真是用功呢。”
“那当然了,怎么能输给你呢。”
今天是史雷和米库利欧的生日。十七岁的生日。
“既然收拾好了,那就快点走吧。艾多娜说她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大家都在会议厅等我们。”
“啊啊,走吧。”
史雷跟着米库利欧的身影向着会议室的方向走去。就算何时端详起他的背影,史雷也会觉得青梅竹马的身子特别单薄,腰肢细得实在不像是个男孩子——即便从小和米库利欧一起长大的史雷知道他的体质并不差,虽然没办法和自己比。
转眼就走到会议室门前了——说是会议室,其实是大家用来举行活动的大厅。史雷因为一直盯着米库利欧盯得太入神而没怎么想就和米库利欧一起推开了门。
“生日快乐!!”
门一打开差点没把两个人吓倒。目前整个乐团的乐手们全部聚在会议厅里,一起说着“生日快乐”。裘德吹响了小号,六郎打响了大釵,卢克则打出了彩带。等到两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彩带已经稳稳落在了两人头上和肩上。
“哇,好厉害啊这个——谢谢大家!!”史雷抢先一步发表了感想,而后米库利欧才说的一句“谢谢”,却被艾多娜给盖住了:
“先别急着感谢,过来看看这个蛋糕,为你们准备的。”
艾多娜让出身子,桌子上放着巨大的蛋糕,蛋糕上写有“史雷、米库利欧:生日快乐♡ ”的字样,每个字的模样都不一样。
莱拉双手合十,“这个蛋糕是大家一起帮忙烤出来的哦,每一个字都是不同的人写的。啊,那个心是我画的,虽然艾多娜桑说了好多次不要画……”
艾多娜一脸冷漠,“因为真的很多余啊,那个。”
“我觉得还好啦,米库利欧呢?”
“我…我倒是不介意……”
最后还是莱拉打断了对话,“那个……大家先坐下来吧?贝尔贝特桑,请把灯关掉吧,我来把蜡烛点亮。”
到一切都准备完毕,史雷和米库利欧也坐到了寿星的位子上。“那么,请许愿吧,史雷桑,米库利欧桑。”
“许愿啊……那么,我希望我和米库利欧有一天能够……”
史雷的话还没有说完,米库利欧就慌忙捂住了他的嘴巴,堇色的眸子在黑暗的空间里流转着美丽的光彩,烛光映在他的脸庞上,“不行哦,史雷,许愿的话语是不可以说出来的,说出来的话,就不会灵验了。”
“啊对哦……真抱歉呢,忘记了。”史雷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对着烛光闭上了眼睛,重新许起愿来。
米库利欧看到史雷重又闭起眼睛,安心地笑了笑。也许是他笑得太过温柔,令烛光对面的莱拉也笑了出来。
莱拉非常清楚两个人会许什么愿望。毕竟她亲眼目睹过六郎捉弄米库利欧的时候,史雷差点一提琴砸过去的有趣情景。
史雷的愿望是,希望能够有一天和米库利欧组建他们的乐队,因为那是他们的梦想。
而米库利欧的梦想,则是——
希望史雷的愿望能够实现。
等到大家也都吃过蛋糕、送完礼物,莱拉宣布了这样一件事情:
“大家,大约还有四个月就要到了一年一度的传说祭典了,今年是乐团成立二十周年哦!今年写的新曲子呢,主题是自然,目前写了四支曲子,分别对应火焰、大地、流水和清风,想要体现出的是‘自然的试炼’。除了这四支曲子,还有一首尝试新风格的曲子,只不过…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接受……”
“莱拉姐姐谱的曲子,从来没有什么问题!尽管放马过啊好痛!!干嘛啊艾多娜酱!”
艾多娜收起了黑管,毫不在意被她戳到的扎比达的抗议,“莱拉的谱子确实不会有什么问题,毕竟自从莉琪雅跟着琥珀走了之后就一直是莱拉负责谱曲的。而且莱拉在乐团里呆着的时间也够长了,大家都很信任你的。”
“那么,我明天就把那四支谱子发给大家吧?至于另外一支新曲,我想要再修改一下。”
“好啊,又可以高高兴兴大干一场了!”
这次生日派对的后半段办得可以说是热闹过头了,成年的大人们甚至还喝了酒,三两搀扶着才能跌跌撞撞地回了他们的卧室。史雷和米库利欧当然不能才刚刚过了十七岁就碰那种醉心的饮品,所以就一直在听莱拉讲事情。
“其实,当初没有一点犹豫地选你们进来,和你们的乐器有关系。”
“乐器?”
“是的,米库利欧桑的长笛如流水一般的音调立刻令我有了为水谱曲的想法;而史雷桑的那把提琴,让我感到非常熟悉,想必是年代久远的提琴了吧?”
“史雷的中提琴确实年代很久了,是我舅舅送给他的,舅舅以前是很有名的演奏家呢,而那把提琴也是传承了很多年的了……”米库利欧很详细地解释着。
史雷也忙着介绍米库利欧的长笛的来历,“米库利欧的舅舅因为手部受伤而无法演奏了,因此他希望米库利欧能够走上音乐的道路。米库利欧问我要选什么乐器比较好的时候,我随口说了句,‘长笛吧,像流水一样的音律,和米库利欧给人的感觉很相似。’结果没想到他真的选了长笛。”
“我们从小就总是在比赛,总要站在对方的身边,谁也不要输给谁,所以史雷也就有了学习音乐的想法。而且史雷的爷爷年轻时也是非常厉害的音乐家。我就推荐他选择提琴,‘年代久远的提琴才会有好听的音色,和你喜欢的历史不是很像吗?会适合你的’……当时我是这么说的。正好舅舅有一把年代久远的中提琴,就送给史雷了。”
“那个,米库利欧桑,请问你的舅舅是叫做……?”
“米凯尔。”
莱拉倒吸了一口冷气,眼睛瞬间湿润得像是要哭出来。弄得米库利欧和史雷都有点不知所措。
“你认识我舅舅吗?”
“米凯尔先生,曾经是传说乐团的中提琴首席,可惜他的手无法再演奏乐器了……我当时劝他留在乐团里帮忙谱曲,但是他当时说……”
“‘无法演奏乐器的乐手,失去了在乐团里存在的价值’,他是这样说的。自那之后我不再见过他,可还是为他感到惋惜,明明曾是那样出色的演奏家……”说到这里,莱拉站起身来,深深地鞠躬,然后挺直身体说,“史雷桑、米库利欧桑,非常感谢你们将他的音乐传承了下来。”
她的脸颊上滑过晶莹的泪珠,随后就离开了会议厅,往她与艾多娜的房间走去了。
史雷清晰地看到,莱拉在走出会议厅的时候,回了头,嘴唇做出的形状,读出来是“谢谢”。由于刘海的阴影缘故,看不清她的眼睛和神色,然后就离开了,没有再次回头。
当然,此时这个年轻的中提琴手还不明白,这声“谢谢”,究竟蕴含着什么,对于莱拉来说,又意味着什么。
第二天莱拉就把五首曲子全部发给了大家,昨天晚上她好像一直改曲子改到天亮,但没有显出一点疲倦的样子。前四首曲子就像她所说的那样,是描绘“自然的试炼”的。四支曲分别被命名为,《被试炼的焰之羁绊》、《竞争是地的荣誉》、《水的音韵是灵雾的引导》、《风与瞬天的战斗》。
“正式表演的时候将在四支曲子当中各选一段合为一曲,但是都要好好练习哦,请问各位明白了吗?”
莱拉把谱子分发完毕,站在排练厅里指挥的位置上像个面对小孩子的老师一样喊着。
“那个,莱拉……”史雷举起了手,就好像是向老师提问小孩子,“这些曲子的名字,是不是有点难以理解?那个风和瞬天……瞬天是什么?”
莱拉只是笑笑,“这个就需要史雷桑自己去理解了哦。然后,第五支曲子……”莱拉用第五支曲子的钢琴谱遮住了嘴,有点害羞的样子,“也就是名为《White Light》的这支曲子,是我的自信之作……”
然后大家就开始了紧张的练习和筹划,已经组建了乐队的成员也都纷纷回来助力。当尤利推开乐团大门就喊“那两个抢走了我和弗莲房间的小子是谁”的时候,史雷和米库利欧当场就愣在了原地,而其他成员都笑得特别开心。幸好前辈们都是些好相处的人,加紧排练的日子过得非常快乐。从每个乐手的演奏到曲谱的编辑都没有问题的时候,离演出的时间也不剩多少了,于是大家就在莱菲赛特的指挥下没日没夜地走流程。打击乐还能算是好一点,毕竟凭着扎比达他们的力气,想要把鼓敲得响亮又有气势并不是多么困难的问题;弦乐的有些磨破了手指,却也只是不声不响地缠上几条创可贴;木管吹到后面舌头都开始发麻,却依旧继续着嬉笑,尤其是艾多娜和米库利欧,简直就是一天不拌嘴浑身难受;而最累的铜管的乐手嘴唇都有点肿了,像是艾莉诺,在吹《White Light》的时候如果不站起来,长号的声音就会被埋没了。也许是因为一年就拼这样一回,也可能是因为是特别的二十周年,又或者是太多前辈回来帮忙令大家热血沸腾,所有人都拼尽了全力。
结束了排练的一天晚上,史雷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对米库利欧说:“进入这个乐团真好啊,学到了很多东西,大家也都很好,我绝对不会忘记这段日子的。”
米库利欧听到这句话,立刻就明白了史雷的意思——他已经有了总有一天半脱离乐团,创立自己的乐队的想法,而且这个日子可能不会太远了——他们的梦想可能已经近在眼前了。所以米库利欧只是回答,“嗯。”
当然,当时的米库利欧并不知道,他这一声“嗯”给了史雷多大的鼓舞。
就这样一直到二十周年传说祭典开始,每一天就重复着辛苦的排练。他们一共准备了十五支曲子,有以前谱的曲子,也有莱拉谱的新曲。因为谱出的五支曲子都有庞大的气势,莱拉就又写了一支《Journey's End》,配上《莉琪雅的摇篮曲》,柔美的曲调也足够了。最后大家几经商讨,把《White Light》放在了最后一首。据说最后敲定这个顺序的是艾多娜,“让观众看看传说乐团新的一面吧,二十周年将会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她是这样说的。
这次的演出可以说是非常成功,所有人都穿着礼装。男生都是西装,例如米库利欧灰色的西装和史雷黑色的礼装,女生都是晚礼裙,比如莱拉红白相间的长裙和艾莉诺蓝黑色的连衣裙。四支试炼曲的合曲受到了非常好的评论,毕竟莱拉的作曲一直有着感染人心的魅力——据扎比达说这和她的人生经验有关——尤其是《水的音韵是灵雾的引导》,开头以米库利欧长笛为中心做引子,而后加入以史雷的中提琴为主轴的合奏,高潮部分再加入钢琴和黑管,不单将流水的纯净优雅表现了出来,更是让所有观众一下子注意到了这两个新人。而结尾的《White Light》更是给出了极大的惊喜——铜管部像是拼尽所有气力去诠释这首新风格的曲子,打击乐也激动地好像敲完这首就可以下台好好吃一顿了一样。从最后一个音落下,一直到全体乐手鞠躬下台,掌声都没有停歇。毫无疑问,第二天的头版头条又将是传说乐团的了。
一切都进展得太过顺利,米库利欧和史雷从那次领奏之后也备受关注。但米库利欧怎么也没有想到,史雷没过几天,就带着他向莱拉提出了成立乐队的事情。
听到史雷这样请求的莱拉,就好像一点也不意外一样,请史雷和米库利欧坐下,为他们和自己倒好了茶,莱拉缓缓地开口:
“其实我,一点也不惊讶。”
“唉?”
也许是被莱拉突如其来的话语吓到了,米库利欧张口脱出了惊讶的短音。
“从选你们两位进入乐团的那一天开始,我就知道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毕竟你们两个,成长得实在是太快了。而且……”莱拉说到这里,低下头将手指交叉,“而且,你们是将米凯尔先生的音乐传承下来的人。我感觉得到,你们的天赋,比米凯尔先生还要高出许多。”
“真的吗?”
“我确实是这样认为的。那么,说一下半脱离乐团,组成乐队的一些事项吧。首先,想必你们也不认识其他的乐手,你们可以团里征询乐手们的意见,然后挑选适合的人和你们一起走接下来的道路,如果你们选不出来,管理这方面事情的赫尔达夫先生会帮你们选择的,他看人的眼光不会有错。”
“其次,成立乐队前期的资金,乐团可以帮你们出,但是当你们有了足够收入后,要反过来拿一部分支撑乐团。”
“第三,乐队的名字里必须有‘传说’这两个字,‘传说’的前面放什么字都可以,比如说尤利他们的乐队,就取了‘薄暮’的名字。”
“第四,当乐团举行演出和活动时,如果你们有时间,务必要来参加。”
“第五,”莱拉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会,“如果乐队最终没有收获成功——也就是破碎了的话,请回到乐团里来。”
莱拉说得有点为难,毕竟这不是什么好前提,但史雷只是问:
“为什么要定这样的规矩?”
“乐团的前辈,小提琴手缇雅的哥哥,梵·格兰兹先生说过,‘让他们自己去闯荡,如果失败了,那让一切重来就好,所以不要害怕失败’。乐团从不介意哪个乐手去创造自己的未来,却也不希望他们跌倒后就放弃一切,所以定下了这样的规矩。这样的话,就可以放心地闯荡自己的道路……”
史雷不禁发出感叹,“确实是很好的规矩,真想见见那位前辈啊。但是……”
“但是我们是不会失败的,是吧,史雷?”米库利欧双手抱在胸前,轻轻用肘子戳了戳坐在自己旁边的青梅竹马。
“是啊,米库利欧。”
莱拉笑了笑,“那么接下来是第六条,啊,这是我自己加的♡”莱拉笑了笑,“我希望你们能够把《White Light》这支曲子带走,词我已经填好了。”
“但是,莱拉,版权的问题……”
这点常识,史雷也是有的。毕竟他见过很多次别的音乐人跑到传说乐团来向莱拉买谱子,就算是出了天价,莱拉也只是笑着挥挥手,把他们一个一个打发走了。
“版权的问题不需要担心,我和你们一起走。”
“唉???!!!”
看着史雷和米库利欧默契得异口同声地大叫,莱拉用谱子遮住了微红的脸,“这首曲子,本就是为了你们两个而写的,描绘的是‘纯净的、白色的情热’。本来写得相当辛苦却也不满意,你们的生日宴上,我得知你们是将米凯尔先生的音乐传承下来的人之后,就感到豁然开朗了,花了一晚上改稿,最后写出了我想要表达的东西,也就是我眼中的你们——史雷桑、米库利欧桑,这首曲……这首歌,是写给将情热传承的,无秽而纯白的人的。”
史来这才明白为什么那时候莱拉又转头无声说了句“谢谢”。
两个人愣得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扎比达说过,莱拉在乐团里呆了这么多年,即便担当的是钢琴这个在管弦乐队里不必要的乐器,却有着让所有人倾佩的实力。多少届组织乐队的乐手邀请过她,除了米凯尔,没有一个请得动她。而如今,莱拉竟然自己提出要和他们一起走接下来的道路……
“今、今后还请多多指教!谢谢,莱拉!”
史雷和米库利欧再次是同时说出这句话。
“那么,今后也请多多指教了。史雷桑,米库利欧桑。”
时隔多年,这位钢琴手终于再次向她的队友展露了笑容。
最后赫尔达夫还分来了艾多娜、德泽尔、扎比达、罗洁和艾莉莎。分来艾多娜是因为已经她已经把调侃米宝当成了日常工作,扎比达则是抗议“莱拉都有归处了我也要有个地方呆着”,德泽尔是被扎比达拉过来的。罗洁有着商人的工作,艾莉莎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都因为总有事在身而经常不在乐团里,但实力可以担保。艾多娜在离开乐团的时候,哥哥艾赞送给了她一个玩偶,名字叫做诺尔敏,从此她就把它挂在黑管盒子上。
乐队的名字,有着惯例的“传说”二字,在那之前的则是,“情热”。乐队的全称与传说乐团的“Tales of Orchestra”对应,取为“Tales of Zestiria”,简称TOZ。出道曲是《White Light》,而后又有了《风之呗》、《Calling》等曲子,风格灵活,从出道以来人气一直居高不下。
其实,还在乐团的时候,莱拉就给史雷占卜过。占卜的问题是,“史雷喜欢的那个人是否也喜欢史雷”。
莱拉的花是折纸花,花瓣只有一片,答案自然是喜欢。
也不知道是莱拉的占卜很准,或是怎么做到的,事实确实是,喜欢。
所以在组建了乐队之后,他们就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
有这样一天,将帽子压得很低的男孩走在大街上,帽子下露出了棕色的头发。他身边的人也将帽子压得低低的。男孩看到街边的店铺旁贴着TOZ乐队的演唱会宣传,演唱会的日期已经近了。宣传画上有着主音吉他手的史雷和米库利欧、伴奏吉他手的罗洁和艾莉莎、键盘手莱拉、架子鼓手扎比达、贝斯手德泽尔和艾多娜,每个人的面前都有话筒——每一个人都有着相当不错的唱功。
“画上的米库利欧,真得很漂亮啊。”棕发的男孩看着宣传画,对身边有着漂亮的水色头发的人都说了。
“啰嗦……快点走啦,不然会被认出来的。”虽然水色头发的男孩催促着快点走,但却很容易听出来害羞得声音都轻下来了。
“我说的是真的啦……我们实现了呢,我们的梦想。”
棕色头发的男孩低头,冲着水色头发的男孩笑了笑。
然后,一言不发地,他亲吻了他。




评论

热度(45)